=函数。

未来也许有,也许没有。这里是她的故居,也许会回来,也许不会。
高三以后,曾经沉迷理科的函数开始沉迷文史,开始学着用古老的语言写作,写成古老的格式。她已经与一年前变得不同,而这里所有的记录,都是时间蜕下的壳。她会珍惜。

© 寒溯
Powered by LOFTER

感谢这边所有人ww

许久不见,我是函数。
对的,没有认错,是我。

有小可爱说想我了。我也很想你们哇

这是高三下班学期以后写的一些东西,不过大部分的产出是在暑假。写了很多,挑了些喜欢的放在这里。

后来我学了近体诗,学了填词,又喜欢了一堆魏晋人和北宋人。踏进了一个对原先的我来说完全陌生的领域。
现在也很有兴趣啃啃史料或者文学理论之类的。

发生了太大的变化,在打算发这些之前有想过“会不会认不出来了”……_(:3」∠)_

不过,理科还是很喜欢的。大学的数学课每节讲很多证明,基本所有定理都会由老师带着证一遍,很喜欢这种坚实的感觉。高中不会这样上课。
物理化学也还有课在学,因为是全英文教学,每天背术语……w
但无论如何,都...

录取了香港中文大学深圳校区的数学系,来还愿w

经历了比预想更多的事情,见到了比预想更复杂的自己,越过了曾以为无法越过的绝望,守住了本已打算守不住的内心。
最大的欣悦,是终于从自我中突围。
——「变成了比过去好一些的人了吗?」
我想答案是肯定的。

也十分感谢这一年中祝福、鼓励我的友人们www

*弧前声明

这里函数,明天开始就高三了,接下来一年断网,希望能安心学习。因为实在想要弥补一个被虚度的高二;也感到自己在学习上十分不完善。

虽然平时还是会写点东西消遣,但是不会发上来了。高考结束集中补档。

如果有可能,想要追随数学先生的步伐。

——我记得那是一个阴雨天,雨水把这个世界所有的颜色冲刷下来,汇聚在柏油马路的另一边。

——倾倒过来的我,鲜活地存在于那个世界里。而镜面这头,麻木的有机体在一片黑白中如同死尸。

——请指引我,找到活下去的方法论。在心中某处,我向那头的她祈求着。

——回答我的却只有倾角之间的强光、噪音,和腐烂的枝叶。

谢谢镲原!!!没有想过自己偶然的一个短打换来了关注。想起来那些还是发生在在我最低落的时候。虽然不知道你想要表达的是不是这个意思,不管怎样,我把画面理解成了空白的世界和它有色彩的倒影——一下子让我想起来那段时期无边无际的空洞、毫无存活感的生活,只有想象的世界还是鲜活的。
最近我好多了,也找回了学...

迷津

是什么在擦拭你的知觉?
回忆的深潭吐出珍珠
而天空流入了泉眼。
谁把预言家的书卷给了你?
不然你如何知道
我终会在林木森森的小道上
一去不返。

你又为何立于阴翳
飞鸟已尽,你张口
似要吐出一个荒芜,寒冷,灰白的冬天。
雾霭蒙覆了你的双眼吗?
——久未开启的窗扉,
尘埃已冻入了霜雪。

你回答我;不要总是
只睁着那双沉默的眸子
它深深的空洞会将我粉碎。
不要再嗫嚅不语
我站在这漫漫长夜的起始
等一个答案。

你会把迷津谱写成歌。
我知道——
那闪着微光的碎石路,定是
你从笔尖中漏下的星星。

寒溯
2017/8/24

发张字顺便改个封面()
也是空间搬运()

弈者与礼帽 ——书评《看不见的城市》

*并不像一篇书评   可能更像读后感一些    议论中混杂着同人
*理论部分涉及荣格八维
*献给《看不见的城市》和伊塔洛·卡尔维诺先生。

弈者与礼帽
   
      ——书评《看不见的城市》

    当一个精于策划的弈棋者遇上手持礼帽的魔术师,他将会如何?

    也许他早就推测出礼帽里可能会有什么:无非白鸽,彩带,鲜花,或者一只活蹦乱跳的小兔子。于是他说:老套的魔术无需再表演。难道我猜不...

元素拟人复健/01-07
打消了一周期一周期发的想法

都是Q版(不然工程太浩大了!)

1/9